換個姿勢看新聞,換個態度玩吐槽
頁面二維碼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2018-01-31 00:41:28 瀏覽次數:711

導讀 : 文 | 梅芳極限求生,總是最吸引人的一種電影類型。它和災難片還不太一樣,災難片訴諸多數人,比如浩劫全球的《2012》;而極限求生片,則只訴諸極小群體,通常只有一兩個人,比如被埋在棺材里要逃脫的《活埋》

(原標題: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)

文 | 梅芳


極限求生,總是最吸引人的一種電影類型。


它和災難片還不太一樣,災難片訴諸多數人,比如浩劫全球的《2012》;而極限求生片,則只訴諸極小群體,通常只有一兩個人,比如被埋在棺材里要逃脫的《活埋》,比如要給自己做截肢手術然后攀爬巖壁的《127小時》。


這一類電影的核心,除了隨時都會要人命的外部險惡環境,更可怕的一點,還在于,那種孤立無援,從內心吞噬人的孤獨。


《南極之戀》就是這樣一部既險惡,又孤獨到吞噬人的極限求生電影,不過,從名字上我們也能看出來,它還與愛情有關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影片從一架去往南極的飛機開始,婚慶公司老板吳富春(趙又廷飾)包下飛機,前去南極考察,因為他計劃在南極開展婚慶項目。


同樣在飛機上的,還有高空物理學家荊如意(楊子姍飾)。前者只對錢感興趣,穿著皮草,用一身銅臭味來形容絲毫不為過;后者則是一個面無表情的學霸型選手,對南極了若指掌,但卻只對自己研究的極光現象感興趣。


從一開始,這兩個人物之間的反差性就建立了起來。他們毫無共同語言,根本就是兩種人,甚至還會相互討厭。你可以從大量的電影中,看到這種經典的、未來一定會走向情侶的設定,比如弗蘭克·卡普拉的《一夜風流》中的記者和富家女。


而飛機起飛沒多久,就因為遭遇惡劣天氣而墜機,只有吳富春和荊如意活了下來。他們落到了沒有任何信號、沒有任何補給、也沒有任何能確定自己方位的南極腹地中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飛機墜機后


極限而惡劣的環境。


還好,他們找到了一處廢棄的小屋。里面有數百罐過期的罐頭,可供燃燒75天取暖做飯的柴油,似乎有了一線生機。


但,知道南極地理,能根據太陽判定方向,清楚知道什么方位有科考站的荊如意,腳骨折了。別說走路,連行動都困難。


而有行動力的吳富春,卻對南極兩眼一抹黑,不分東南西北,說白了,是個路癡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兩人在小屋中蜷縮著


就好像是,上帝本來在冰天雪地中給他們點了一堆篝火,又親手把這篝火撲滅了,只留下一堆濕漉漉的木柴,要他們重新把它點燃。


他們要如何自救?


南極百事通荊如意給出的答案是,用最笨的「人肉搜索」方式。


因為她按照地理方位,判斷中國的極光站在自己方圓二十公里左右,在現有的積雪厚度下,吳富春每小時能步行大概四公里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吳富春步行尋找極光站


所以,就每天,按照不同方向,走上五小時,再走回來五小時。用腳步去丈量南極冰地,用裸眼去找生存的希望。時間,只有75天。


這聽起來很笨,也很殘酷,但在完全孤立無援,沒有任何現代科技的絕地中,也的確只有退回到人類最原始的方式,才能夠勉強抓住一絲生機。


就好像改編自真實事件的《127小時》一樣,被山石壓住胳膊的遠足者阿倫·羅斯頓,只能用小刀割掉自己的手臂,單手攀下65英尺的谷底,忍痛步行8公里,才找到了營救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《127小時》,截肢那段就不放圖了


極限求生,換句話說,就是暴力求生、原始求生。


南極絕美而惡劣的生存環境,是整個影片帶來最大孤獨感的敘事空間,它不僅有空間意義上的險惡、孤立、空曠,還有生理意義上的寒冷。


為了還原南極的地理環境,身兼導演、編劇、原著作者、南極科考隊員四職的吳有音,在此前深入南北極考察,開拍之后,更是將2.5噸拍攝設備和8噸生活保障物資都搬到了南極。


趙又廷和劇組工作人員,甚至要在七級大風中堅持拍攝,每個人還要隨身背著600CC的尿袋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劇組工作人員


去南極就已經很不容易了,何況是在南極拍電影。


在這樣的敘事空間內,主角卻又只有兩個人。單一空間和單一角色的設定,讓影片具備了極限求生電影的必要元素,卻又在無形之中,為敘事、情節、矛盾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整部《南極之戀》,幾乎就在荊如意的出謀劃策、等待和吳富春的外出步行、找救援、遇險、脫難的兩條線中展開。


從敘事層面來看,這樣的情節線有些單一,也導致了大部分的矛盾,都聚集在了外出的吳富春身上,這是由故事初始層面的設定導致的。


為了展現南極的險惡,吳富春在外出找尋極光站的時候,曾經遇到多次險情,像是雪崩、掉進冰裂縫、雪盲、墜入冰海。這可能是科考隊在南極經常會面臨的情況,但當它們完全被集中到吳富春一個人身上時,會有一種堆砌感。


相比之下,在屋內等待的荊如意,就變得比較被動,其情節推動力相對較弱,她對求生所能做出的貢獻,都是理論層面的,缺乏行動上的沖擊力,也讓影片在求生上的戲劇變化,顯得較為單薄。當然,她的理論指導是求生不可或缺的因素,但相信也有更多人,期待著看見女性角色,承擔起更豐滿戲劇作用的一面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吳富春掉入冰裂縫


不過,在這樣的危難之中,我們也能夠深切地感受到,自然那巨大的力量。


在南極面前,我們人類,就好像只是一粒小小的雪砂。


而且你會注意到,兩位主人公之所以能有獲救的希望,其實也是在「現代科技」的助力下——那些此前科考隊員留下的物資。影片在這里,其實也帶上了一絲對人類自大的嘲諷,如若沒有科技的庇護所,人類根本不可能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生存。在低溫面前,我們甚至還不如一年只長幾毫米的寒水魚。


而南極的極光,也成了這種自然力量的象征,對自然缺乏敬畏之心的吳富春,在最后也為自然的偉大力量而折服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不過,極限求生的「求生」,遠遠不止是在現實的險境中「求生」,更多的,還是要在內心的深淵中「求生」。在這一層面上的拓展,使得《南極之戀》的「極限求生」,具有了雙重的意義。


在極端的境況之下,人的求生的潛能被最大地激發出來,但與此同時,那種比極地更寒冷的「孤獨無望感」,也開始吞噬兩人。


荊如意覺得斷腿的自己是拖累,但又怕沒了自己的指導,吳富春根本活不下去。她害怕吳富春回來,帶來的又是一次失望;她更怕吳富春不回來,因為那樣她自己也活不成了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荊如意照顧雪盲癥的吳富春


這種枯等的絕望,就好像《英國病人》里面,在沙漠洞穴里等待艾馬殊找來救援的凱瑟琳,摸索著寫下的那封信的開頭,「親愛的,我在等你。不見天日的一天到底有多久?比一周還長嗎?火已經熄了,我覺得冷,刺骨的冷。」


吳富春則覺得自己的肩上承擔了兩條生命,他怕自己死了,荊如意也沒有勇氣活下去;但他更怕兩個人失去希望,他寧愿死在路上,也不要數著罐頭等死。


所以在大部分的時間里,這兩個人其實是分開的,一個在路上,一個在等待。這就更將那種孤獨感,推向了極致。


他們,也都會有撐不過去的時候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當然,在這種相依為命中,這原本不搭調的兩個人,也成為了相濡以沫的愛人。


當你和某人一起經歷過某件事情的時候,你們之間不可能不產生好感,而一起在南極墜機,并在冰天雪地里存活75天就是一件這樣的事。


絕境之下誕生的愛情,因為這種封閉,而具有更純粹的意義。因為在這種境況之下,愛不再和其他任何因素相關,而是只與最底層的「存在」相系,愛的延續,直接和生命相關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沒有戒指的求婚


只不過,影片對兩人在一起求生之外的感情線上的發展,做得還不夠充分,那種彼此不同但又相互吸引的個人特質,大多被尋找科考站的艱難蓋了過去,沒能得到更觸及人物內心的展現。


當愛情與生命相連的時候,總是會閃現出愛情里最迷人的那部分光輝,就好像是《泰坦尼克號》里,露絲本來已經上了救生艇,卻還要跑回水已經淹沒半個身體的船艙里,去解開杰克的手銬。但感人的前提在于,他們已經在此前有過了那么多關于自由、關于階級、關于舞蹈和繪畫,甚至是吐口水的鋪墊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不過,在《南極之戀》的求生時刻,金錢、容貌、社會地位,甚至身體殘疾,都不重要了。


他們的關系近乎共生——你活著,我就活著;你死了,我也不活了。他們是彼此在世界上存在過、為生存努力過的證明,是「一起活」的紐帶。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
在現代社會中,我們很難有機會,也很難有勇氣去體會到《南極之戀》里這種剝除掉一切糖衣的愛情。


《南極之戀》嘗試了去剝除這個糖衣,它不僅表現了極限求生,還表現了極限求生下的愛情。雖然它有不足之處,但當絕境和愛情結合在一起的時候,還是天然具有打動人的力量。


現在的我們,要找到這兩者之間的任何一種,都很難。


合作郵箱:irisfilm@qq.com

微信:hongmomgs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往期精彩內容

最偉大的國產電視劇排行榜,它保守進前三

這部電影驅逐凱文·史派西,在藝術上是個正確的決定

非常謹慎地覺得,這應該就是年度最佳的一部電影
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《早安,生活2018》

虹膜 x 三聯 定制版手賬

虹膜的每一天,都希望有你的陪伴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內容豐富的手賬套裝

【惡犬】+【地圖】

用作書的態度做手賬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長按掃描二維碼

或點擊「閱讀原文」

進入虹膜微店購買

贊賞

長按二維碼向我轉賬

零下20度,斷腿、迷路、無補給,趙又廷在這部電影中瀕臨絕境

受蘋果公司新規定影響,微信 iOS 版的贊賞功能被關閉,可通過二維碼轉賬支持公眾號。

閱讀 投訴 微信文章
更多股指期權 相關推薦
精彩推薦
云南快乐十分-快乐十分大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