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個姿勢看新聞,換個態度玩吐槽
頁面二維碼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殺人魔、騎士和他的信

2018-04-15 03:29:53 瀏覽次數:361

導讀 : 棉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實際上,她的工作并不繁重,只需要每天八點在酒吧跳上兩個小時的舞,就能獲得不菲的酬勞。雖然酒吧跳舞聽起來并不是什么好的工作,但棉花算得上是一股清流,她總是準時上班,準時下班,潔身自

(原標題:殺人魔、騎士和他的信)

殺人魔、騎士和他的信

棉花結束了一天的工作,實際上,她的工作并不繁重,只需要每天八點在酒吧跳上兩個小時的舞,就能獲得不菲的酬勞。

雖然酒吧跳舞聽起來并不是什么好的工作,但棉花算得上是一股清流,她總是準時上班,準時下班,潔身自好,勞模典范。

棉花如同往常一樣打開家門,扔掉包包,直挺挺的躺在了床上,她剛才才百般拒絕一個富二代的晚會邀請,精力已經快要被耗光,棉花覺得自己現在除了好好的睡一覺補補精神外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她從床上爬起來,準備去洗澡,脫掉上衣的時候,她突然發現門口的地板上有個信封,牛皮紙色的信封袋,并不是很大,也不鼓。

棉花好奇的把它打開,里面是一張洋洋灑灑一頁紙的信。

她在腦海里思索著到底是誰送的,卻怎么也想不起來,干脆坐了下來,看起了信:

見信如面:

我不是一個壞人,至少我是這么認為的,我不知道別人怎么評價我,是和警察的通緝令上一樣認為我是一個殺人魔,還是認為我是為了正義,我管不著。

但是棉花,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是個可怕的人。

所以這封信也許在你看到以后,我已經做了一個決定,這可能對增進你我感情有利,我并不想說這些讓你憑空增添壓力,但我別無選擇,棉花,相信我,這個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。

也許你比我更懂,因為我迷上的正是你那種獨有的社會氣息,沒有絲毫嘲諷的意思,我是說,你跳舞的樣子很美,這不關你在哪兒跳,在酒吧跳和在舞臺上跳在我眼中是一樣的。

唉,我始終還是不會說話,但我見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覺得,哇,這個世界上怎么能有這么美麗的人?我被徹徹底底的俘獲,成為了酒吧里許多被你迷住的男人們中的一個。

也許我不太善表言辭,你始終不會多看我一眼,也許你周圍的優秀的人實在太多,這讓我抓狂,一個男人渴望得到的心遭受到了沉重的打擊。

我開始終日與酒為伴,但借酒消愁愁更愁,我的哀怨轉變成了憤怒,我知道,如果這股憤怒不能夠得到發泄,我會難受死的。

但我怎么會把憤怒發泄到你的身上呢?即使這股怒火因你而起。

所以我開始干起了我的老本行,殺人。

我第一次殺人是在一個雨夜,我殺的第一個人和我無冤無仇,我們甚至不認識,但那又如何呢?他成為了我的獵物,就注定死亡。

我用的是一把扳手,這種鈍器打人的時候要比銳器更加厲害,而且致死率更好,那個人是一個中年男人,應該是留下來加班了,所以才會那么晚走在雨夜的巷子里。

這樣更好,因為下雨,又是晚上,這條路沒有監控,很專業吧?哈哈,我對這方面可是下了功夫的。

我走了上去,那個男人回頭看了我一眼,我沒說話,穿著雨衣沖了上去,他嚇了一跳,以為我是打劫的,可惜我不是,我是殺他的。男人還沒有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,我就把扳手狠狠地砸向了他的腦門。

棉花棉花,你揉過面團嗎?你試過用搟面杖用力砸向面團的感覺嗎?那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美妙的事,我能感受到扳手把那個男人的頭蓋骨打碎,他的腦門凹進去了,頭骨碎掉的尖端刺破腦皮,像紅酒一樣的血就流了出來,說真的,我都想喝一口,但是雨水很快的就沖刷掉了。

我又朝他頭砸了幾下,他的腦袋已經變成了一個廢掉的血色面團,不成人樣之后,我才確定他已經死掉了。

我知道,當我說到這兒的時候,你肯定會害怕我,但是,你要是知道我殺這個男人的原因后,你不說釋懷,也肯定會理解我的。

那個男人并不是一個好人,他虐待自己的妻子和兩歲的兒子,最嚴重的一次,他把自己的妻子打進了急診室,可他的妻子卻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有一個爸爸,選擇了沉默,這是何等偉大的母愛?但男人并沒有因為進急診室的妻子有過一絲一毫的懺悔,反而變本加厲,把出氣口撒在了兒子身上,他才兩歲,他應該有一個美好的童年。

所以啊,棉花,你看,這個世界是多么虛偽骯臟。

我第二次殺人是因為你,對,沒有錯,因為你,棉花,為了保護你。

還記得那個老是騷擾你的富二代嗎?就是那個自命不凡,染著白色頭發的富二代,我看得出來,他只是想要玩弄你。

這當然不足以讓我殺掉他,直到有一次你在上面跳舞,我和往常一樣在你看不見的角落注視著你,突然我看見了那個富二代,他白色的頭發很顯眼,我記得住,他正摟著一個金發女孩進了包間。他一邊在追求你的同時,一邊和別的女人瞎搞,或許在你看來這根本不管你的事,但在我眼中,這是對你極大的侮辱。

我怒不可遏,當我聽到他和朋友在聊天時說你是老婊子裝純潔時,我決定了,他必須死,為你而死。

那一刻,我突然覺得,我是你的騎士。

而你,棉花,你是我一生都要守護的公主。

殺掉一個富二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而且很容易暴露我自己,他進去的一些地方我根本進不去,那些可惡的看門狗狗眼看人低,將我拒之門外。

而且最讓我感到挫敗的是,富二代根本不會單獨出門,他每次都會邀請一群狐朋狗友,一群社會的渣子,這更加讓我堅定殺掉他的決心。

這是我對你的愛。

黃天不負有心人,我的機會來了,就在剛才,你拒絕了他的晚會邀請,他好像心情不好,決定一個人走走,這對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我知道自己錯過這次,想找機會就很難了。

我還是拿著我的扳手,跟在他的后面,已經是晚上了,他很快注意到跟著他的我,不過他沒有害怕的樣子,可能他以為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混混,還對我輕蔑的笑,這對我來說是最不能容忍的,他成功的點燃了我的怒火。

我沖了上去,我原本以為這很容易,但是他躲開了,這個時候我才發現,這個白毛富二代是一個跆拳道黑帶。

這很有難度,但我有優勢,我有我的扳手,我沒時間詳細述說我和他之間的戰斗,但你應該能想到,殺掉他費了我好大力氣,我氣喘吁吁,他打腫了我的右手,導致我顫抖了很久。

我打破了他的頭,他的父母應該會哭很久,我知道,他家只有他一個種,除非他那六十多歲的老爸老媽能再生一個。

棉花已經出了冷汗,他不知道這封信到底是誰寫的,是真是假,但剛才,自己確實拒絕那個白毛富二代的晚會邀請。

而且她看到了后面的字已經變得扭曲,像是一個人用不斷抖著的手臂寫出來一樣。

現在,我的公主,我為你除掉了一個妄圖玩弄你的人,而我也因為殺人而勇氣大增,我決定趁著這股子勁頭,向你表白,但我想你可能不會一下子接受,所以用很快的手速寫了這封信,希望能讓你有一個接受的過程。

這應該并不難,我的公主,因為我是你的騎士,那么,一會兒聊。

信完了,棉花顫抖著把它放下,她的腦海里只有兩個字,瘋子。自己遇到了一個瘋子殺人魔,她趕緊拿出手機報警,緊張情緒中,還把水杯摔碎了。

警察說很快就會達到,這讓棉花松了一口氣,她去廚房喝了一杯水,想了一下,拿了一把刀,不到兩分鐘,門鈴響了起來。

棉花看著那扇門,就像是看著一個世界上最恐怖的事物一樣,突然,門鈴聲消失,四周變得安靜,棉花豎起了耳朵,門外傳進來一聲溫柔的聲音:

“我的公主,騎士來了。”

標簽: 棉花 我是 故事
更多股票知識 相關推薦
精彩推薦
云南快乐十分-快乐十分大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