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個姿勢看新聞,換個態度玩吐槽
頁面二維碼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-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最新章節列表

2017-11-24 12:41:23 瀏覽次數:1004

導讀 : [db:簡介]

(原標題: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-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最新章節列表)

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-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最新章節列表

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

陛下教我做人(重生)

小說精彩章節試讀:

  “嘩——”地一聲,宋璦已經被兜頭潑下了一盆涼水。

  三四月的初春時節里,空氣中還帶著冷冽的寒氣,宋璦在冰地刺骨的涼水中稍稍清醒過來,一時之間還有些分不清今夕何夕。

  她還記得自己前一刻剛被一柄鋒利的寶劍貫穿心口,正躺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掙扎時,一道熟悉的身影已經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  來人已經并不年輕,只是養尊處優的生活叫他看上去并不顯老,一身暗青色的騰云祥紋袍子襯得他更是穩重威嚴,此時,他的臉上沒了以前那副偽善的樣子,看著趴在地上滿臉震驚的宋璦,來人的眼中浮現出了濃濃的嘲諷。

  名滿京城,以“宅心仁厚”著稱的英國公——虞蒼揚,此時的這幅樣子,要是被一些平頭百姓看見,恐怕都要引來一陣驚詫,只是宋璦卻并不覺得驚訝。

  她早已知道虞蒼揚的真實面目,而此時看著他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盡管宋璦的傷口已是血流如注,她卻還是忍不住用著全部的力氣想要將懷中的衣服保護起來,只是這一切到底是徒勞。

  那沾了血的衣衫被虞蒼揚直接從她的懷中拽了出來,在仔細看過衣服里的信件后,虞蒼揚冷笑著將這些紙片全部燒掉,卻從衣服中將一塊玉牌藏到了自己的懷中,宋璦無力地躺在地上,傷口的劇痛與力氣的快速流逝叫她無法去阻止虞蒼揚,而此時一直站在一邊的祁陽縣主已經飛快扔了沾血的寶劍,諂媚地湊到了虞蒼揚的身邊。

  “國公大人,下官接下來應該如何處理這個女子?”

  “隨便找個地方埋了就好。”虞蒼揚滿意地拍了拍祁陽縣住的肩膀道:“這次的事情你做的很好,接下來你在家里等我消息就好。”

  “謝謝大人,謝謝大人……”歡喜的聲音激動不已地響起,宋璦躺在地上只覺得心如刀割。

  這一切本不應該是這樣。

  她這一生過得糊涂,最后才知道了事情的一切真相,才知道了原來以前自己一直感激涕零的虞蒼揚,才是造成她家破人亡的幕后黑手,她從爹爹臨死前留下的衣服里找到了所有的證據,可是就在她拿著這些證據來求祁陽縣主,請求他幫助自己的時候,卻落到了這樣的下場。

  祁陽縣主為了巴結虞蒼揚,將她殺死,現在還讓虞蒼揚將這些能證明他罪證的證據全部燒掉,一點不留,接下來會發生什么,宋璦幾乎可以想到。

  她死死地瞪著眼睛,心中涌上的痛苦與絕望叫她留了疤的面容更顯猙獰,這時門外已經走進來了兩個侍從,聽著祁陽縣主的吩咐將她從地上扛起來慢慢向著外面走去,準備找地方掩埋。

  屋外的天空昏沉沉地布滿了烏云,仿佛下一刻便能落下鋪天蓋地的大雨,宋璦無力地歪著脖子,通紅的雙眼到底還是落下淚來。

  她本是高高在上的文國公千金,可是爹爹卻因著虞蒼揚的算計而被斬首,家破人亡后,宋璦帶著弟弟過著茍且偷生的日子,但老天卻還是不愿意放過她!

  她被虞蒼揚的女兒設計毀容,險些叫人玷污,她的弟弟在昨天被虞蒼揚的兒子殺死,而她現在也死在了虞蒼揚的手上,她的全家皆是因虞家而死,如果有來世,如果有來世,她一定要拼了這條性命,將今天自己所受的痛苦全部還給那些害過她的小人!

  宋璦大睜著眼睛,四肢漸漸失去了知覺,她死不瞑目地直直看著頭頂的蒼天慢慢斷了氣……

  可哪里想到的是,宋璦此時卻突然如此清醒地感覺到了寒冷。

  原本麻木的四肢再次找回了知覺,宋璦有些無措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,卻見原本那血流如注的傷口此時竟然已經消失不見,不但如此,她的身體好像也有了一些不一樣……

  她在家破人亡后便一直在英國公府里做著侍女,因為紛雜的粗活累活,她的手心早已滿是老繭,可是此時,宋璦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柔軟光滑的掌心,就在怔忪之時,一道哭泣聲已經響起,她的身上抱上了一個小小溫暖的身影。

  “求求你們了,不要打我姐姐!”怯懦害怕的聲音顫顫巍巍地響起,語氣中滿是對她的維護,而這聲音也叫宋璦徹底驚訝地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我就知道這個丫頭是裝死,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過一劫!還當你們是文國公府世子小姐呢?再不老實點,我就弄死你們!”獄卒拿著鞭子兇狠地說著,下一刻便泄憤地直接一鞭子甩到了護在她身前的小小身影身上。

  “啊——”疼痛的叫聲隱忍地響起,帶著滿滿的哭音,而宋璦此時也徹底清醒了過來。

  要說剛剛的一切還叫她云里霧里,那么此時,她已經明白了一切。

  她手忙腳亂地將抱著自己的小人扯開,視線在觸及到他面容的那一瞬間出現了片刻的凝滯,半晌后,她才將顫抖的指尖撫上了眼前這張小小的容顏。

  小少年不過才十一二歲的模樣,五官稚嫩卻也英俊,肉嘟嘟的臉頰還帶著微微的嬰兒肥,也許是因為疼痛與害怕,此時少年的臉上掛滿了眼淚,一雙與宋璦一模一樣的桃花眼通紅發腫,只是卻叫宋璦結結實實地震折了心神。

  許久過后,宋璦才像是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帶著小心與試探,她輕聲問道:“你是我的弟弟……宋昭?”

  “姐姐,你怎么了?”宋昭有些著急地看著她此時的樣子,滿是擔心道:“剛剛那個壞人是不是傷到你了?”

  宋璦卻沒有回答。

  她的心中此時已經被莫大的狂喜填滿。

  她還記得在自己的腦海里,宋昭死在了一天前,死在了十五歲的好年紀,死后,他的尸體被虞家大搖大擺地放在了英國公府的對面,宋璦那時只遠遠看了一眼便克制不住地落下淚來,可是現在哪里能想到,她已經死去的弟弟竟然又再次活了過來,只是看著他現在的這個樣子,事情明顯不單純。

  宋璦快速地抬眼看向四周,卻見此時她與宋昭竟然都被關在一輛囚車中,車邊跟了幾個獄卒,明顯是要將他們押送到什么地方的模樣。

  宋璦低頭輕聲對宋昭道:“昭兒,我們為什么會被這樣關起來?”

  “姐姐,你真的沒事吧?”宋昭聽著她的話立刻垮了臉,著急道:“你是不是真的被打壞了腦子?”

  “不許胡說,快點告訴我現在是什么情況?”

  “現,現在是我們要被押送到奴隸市場去。”宋昭期期艾艾地說道。

  宋璦立刻明白了情況。

  宋璦原是文國公府的嫡長女,后來在爹爹被斬首后被貶謫為了奴隸,抄家后便被運往了奴隸市場,只是這一切都應該發生在三年前,自己十三歲的時候,那么現在……

  她眉眼凝重地看著宋昭問:“昭兒,你現在是幾歲?”

  “我今年十二歲。”正是三年前……

  宋璦的面色微微頓了頓,心中即使在此時已經清明,卻還是忍不住為這個事情感覺驚訝。

  宋昭早已經被她清醒后神神道道的態度嚇到,于是在忍了又忍后還是沒忍住地哭了出來,抱著她的手臂道:“姐姐,你到底是怎么了啊?昭兒就你一個親人了,你可不能出事啊!”

  “昭兒不要怕。”宋璦快速摸了摸他的腦袋,安撫著他的情緒,而因為宋昭剛剛的哭喊,果不其然又招來了獄卒的一頓白眼。

  宋昭不敢再哭,只能緊緊靠著她,滿心的依賴,而宋璦也在此時飛快地謀劃了起來。

  按照上輩子的記憶來看,再有一個時辰左右的功夫,她和弟弟便會被運送到奴隸市場,可是與此同時,虞蒼揚也會出現,將她與弟弟買下來,因為這樣,虞蒼揚也在京城百姓的心中奠定下了“宅心仁厚”的形象,那時什么都不懂的宋璦對于虞蒼揚這樣的舉動也是滿心的感謝,可是哪里知道,那就是自己一切悲苦的開端!

  這輩子,不管怎么樣,她都不能讓這樣的悲劇再次重演。

  宋璦暗暗地攥緊了拳頭,因為之前的一盆涼水,她臉上的污漬被洗掉,現出原本精致的容顏,在初春的暖陽下,倒是折射出叫人驚心動魄的美麗來。

  一邊早已經垂涎不已的一個獄卒此時立刻暗暗來到了宋璦的身邊,動作隱晦地靠在囚車邊想要去摸宋璦的手,宋璦擰著眉立刻感覺出了獄卒的意圖,可就在下意識想要躲避的時候,她的心中卻浮現出了一個想法。

  上輩子關于這段記憶她還記得非常清楚,一會從一邊便會跑出來幾個醉酒的大漢撞上他們,而因為有幾個獄卒會被吐得全身都是,所以在將他們送去奴隸市場的路上會短暫地停留一會功夫,這就是宋璦最好的機會!

  此時看著湊到自己身邊的獄卒,宋璦強忍著惡心將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,果不其然,在他的腰間,宋璦瞧見了一串鑰匙,那里面就有打開囚車的鑰匙。

  宋璦死死咬著牙,在獄卒摸上自己的手時堅持著沒有避開,而是在這時悄悄地用另一只手探向了獄卒的腰間,宋昭顯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,于是臉色一下變得蒼白,還用手小心地拉著她的胳膊。

  宋璦自然知道宋昭的害怕,可是此時她只有鋌而走險!

  她動作飛快地握上了獄卒腰際的那串鑰匙,可就在要小心拔下來時,獄卒的面色卻微微一變!

  宋璦一直小心觀察著獄卒的臉色,此時一瞧見他突變的面色便下意識地心中一冷,可到底虛驚一場,她記憶中的那幾個醉漢在此時從一邊的酒樓里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,正好撞上了宋璦抓著鑰匙的獄卒。

  撲鼻的酒氣濃重地鉆進宋璦的鼻子里,被撞得正著的獄卒立刻與醉漢纏斗起來,在宋璦將鑰匙不著痕跡地從獄卒的身上拽下來時,醉漢剛好吐在了獄卒的身上。

  酸臭的嘔吐物散發出的味道實在叫人頭皮發緊,宋璦亦是在心中默默惡心了一下,而獄卒已經在此時叫開了。

  不只有一個獄卒身上被吐了東西,在處理了這些醉漢后,他們決定去酒樓里面簡單清洗一下,可因為囚車里還關著奴隸,所以五個獄卒里留了一個下來看管宋璦與宋昭。

 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與宋璦上一世的記憶重合,她緊緊地握著弟弟的手,心臟跳得飛快,幾乎快從胸腔中跳出來。

  看管他們的那一個獄卒漫不經心地坐在囚車前面,背對著他們,宋璦輕手輕腳地打開了囚車上的鎖鏈,而后拉著還在顫顫巍巍的宋昭便連忙向著遠處跑去。

  這一切都進行地很快,宋璦身上的衣服還帶著水汽,因為寒冷,她的四肢也有些微微發僵,可她還是拼命地向著遠處跑著,步伐急促,仿佛想要逃開上一世的命運,可就在這時,一道呼喊聲已經緊緊追來。

  “你們兩個人給我站住——!”


更多股票配資 相關推薦
精彩推薦
云南快乐十分-快乐十分大小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