換個姿勢看新聞,換個態度玩吐槽
頁面二維碼

分享文章到微信

分享到:

皇上又吃醋了大結局閱讀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節列表

2017-11-24 12:41:04 瀏覽次數:1171

導讀 : [db:簡介]

(原標題:皇上又吃醋了大結局閱讀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節列表)

皇上又吃醋了大結局閱讀-皇上又吃醋了最新章節列表

皇上又吃醋了

皇上又吃醋了

小說試讀:

  還沒死?腦中傳來知覺,蘇宓瞬間睜眼,匕首劃過手腕的劇痛還在,可是,可現在這是在什么地方?青山環繞,兩旁柳樹輕栽,近在眼前的則是兩處新墳,泥土微潤,白幡銅錢,墳前的香剛燃過一半。

  蘇宓眨了眨眼睛。

  自己不是自殺了么?就算沒死,也不應該在這,這里哪?

  蘇宓茫然四顧,看到自己手的那一刻身子一僵,手腕皓白,纖細的指尖粘上了些許泥土,這不是自己的手,這雙手漂亮是漂亮,可她指腹微帶薄繭,根本不是自己的手,自己養尊處優多年,怎么可能還有繭子!

  “宓丫頭?”

  蘇宓正驚恐之際,身后突然傳來試探般的呼喚。

  蘇宓瞬間回身。

  一名尋常農婦打扮的布衣襦裙婦女上前,見蘇宓回頭,笑呵呵道:“我怕你又哭暈在這了,所以來瞧瞧。”聲音很爽利,蘇宓看著她的眉眼,久遠的記憶慢慢浮起,蘇宓呼吸滯了滯,不可置信道:“代嬸嬸?”

  代嬸嬸應了一聲,見蘇宓雙眸呆滯神思恍惚的模樣,彎身,一把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,不贊同道:“我知你心里難受,可你父母終是去了,時間也過了兩個月,你若是一直折磨自己,他們在地下也不會安心的!”

  父母去世兩個月?

  自己,回到了十年前?!

  自己明明是自殺了,怎么就,怎么就回到十年前了呢?

  代嬸嬸見蘇母眸色呆滯,原本就清瘦的人兒更瘦了,臉色白的嚇人,臉更是小的一個巴掌都比不過。心里重重嘆了一聲,這孩子是個孝順的,日日都在墳前祭拜,數次都哭暈過去了,孝順是好事,可也不能這么折磨自己不是?

  本想再說,可見蘇宓脆弱蒼白的模樣,到底閉了嘴,扶著她慢慢下山。

  蘇宓腦子一團亂,麻木的隨著代嬸嬸的步伐下山。

  臨近山腳,熟悉的村落展現在眼前,而當村尾數年都枝繁葉茂的大榕樹出現在蘇宓眼前時,蘇宓是真的信了,相信自己回到了十年前。

  蘇宓再次站在蘇家門口,已經金烏西墜,蘇宓站在門前,迎著絢麗的晚霞看著門旁的蘇宅二字,長形方正紅木,篆刻行書蘇宅二字,腳步,竟有些邁不動了。代嬸嬸以為蘇宓是還沒回神,殊不知,對蘇宓來說,已是十年后了。

  這十年,發生的事情太多太多,春河村蘇宅的過往,記憶早已淡泊。

  可現在,站在蘇宅門口,蘇宓腦中自動浮現了當初建大屋時阿爹阿娘臉上的高興,也記得這塊門匾刻成時阿爹想著對自己說,【宓兒本該是大家小姐的,阿爹沒能耐,只能照葫蘆自己弄一個,宓兒別嫌棄。】

  ……

  蘇宓站在門前久久不動,代嬸嬸疑惑的看著她,道:“怎么了?”蘇宓回神,搖頭,抬腳。

  蘇家不缺錢,房子也修的氣派,三進三出的院子,白墻青瓦,前院闊朗,墻下還從別處移來了枝繁葉茂的石榴樹來,盛夏時綠葉蔥蔥郁郁蓋了一地,瞧著又喜氣又涼爽。

  蘇父蘇母都是地道的農民,可兩人堅定認為蘇宓本該是大家閨秀,什么都想給她最好的。蘇母也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,說那些大家的小姐們都愛花草,整日花香為伴,便尋了薔薇,為蘇宓弄了一處花墻。

  現在正值初春,薔薇還未盛放,翠綠的嫩葉爬了一墻籬笆。

  蘇宓眸色頓了頓,繼續往前。

  走過石板鋪就的短路,抬眼便是正廳,蘇父蘇母性子都大氣也愛闊朗,正廳修的很寬,擺兩套桌椅都綽綽有余,蘇母愛潔,總是收拾的干干凈凈,一絲塵埃俱無。可現在,紅木整套的桌椅已蒙上了一層薄灰。

  代嬸嬸見怪不怪,這宓丫頭天天去哭墳,哪里有空管家里?見她還是神思不屬的模樣,道:“我扶你去小樓,你睡一會吧。”

  小樓?當年的閨房?

  蘇宓隨著記憶,鼻尖泛起好聞的木香。

  繞過前面的院子,穿過青石板路,然后便見一片蔥郁的竹林,竹葉錯落間隱隱可見小樓飛檐,蘇宓腳步不可察覺的一頓,然后輕輕掙開代嬸嬸的手,一步一步往著小樓而去。外面是竹林環繞,樓前則是花香滿溢。

  小樓前種了各色的花卉,現已初春,花苞已展,各色形狀不一,雖未盛放,但已可預見盛夏時是怎樣的美景。蘇母專門問人打聽的,說竹林雖風雅,但蚊蟲眾多,又去尋了好些既能驅蚊又好看的花兒來。

  蘇宓站在樓下愣神。

  真的是自己屋子,沒想到還能再回這棟小樓。

  蘇宓穩了穩神,推開了雕花鏤空木門。

  門扉咿呀打開,入目便是空曠只有前方布了一層薄灰的樓梯。蘇宓住在三樓,而一樓二樓,蘇母當初說以后有了外孫再布置。蘇宓抬腳慢慢往上,蘇父蘇母什么都想給蘇宓最好的,就連樓梯也都不意外。

  木質扶手被蘇父精心雕刻了花卉,花朵都是鏤空,這邊是薔薇,轉角便是繡球花,一朵接著一朵,用花兒為蘇宓鋪了一層又一層的路。蘇宓腳步越來越快,最后竟是小跑的上了三樓,深呼吸一口氣,推開了房門。

  進門便是五蝠抱壽桃屏風,屏風用楠木整雕,上面的蝙蝠,壽桃,全是蘇父一刀一刀刻出來的,蘇宓生的弱,蘇父盼她身子康健,盼她長命百歲,用了三個月的時候為她雕了這一屏五蝠抱壽。

  整個屏風著的色是紅漆,蝙蝠的棕黑,壽桃的紅白,極其漂亮。

  再往前便是蘇宓的紅木拔步床,兩邊憑欄遮擋,中間木子流蘇,床邊還放了姑娘家的梳妝臺,妝匣銅鏡各個不缺。

  看到這些,記憶紛紛涌上,蘇宓仔仔細細的看,一件一件的和記憶中的閨房做對比,自己,真的回來了……

  代嬸嬸見蘇宓竟是癡癡傻傻的模樣,好好的一個閨女,才兩月就成什么樣了,可不能讓她這樣了!也顧不得她心傷未愈的模樣,道:“宓丫頭,你聽嬸嬸一句勸,你真的不能再如此了,再這樣,你的身子都跨了。你本來就生的弱,再這樣下去,你是要跟著你爹娘走么!”

  代嬸嬸有些氣,說話也重。

  蘇宓回神,看代嬸嬸有些生氣的模樣,頓了頓,才猶豫道:“嬸嬸,我知道了,我以后不會了。”當皇貴妃太久,說話的措辭都與村民不一樣,蘇宓寧肯少言免得叫人生疑。

  蘇宓是真的生的好,白白嫩嫩的小姑娘,標準的瓜子臉柳葉眉,最出彩的便是一雙眼睛,水靈靈的盛滿了靈氣,現在雖瘦弱,更添了幾分弱柳之風。代嬸嬸原本還要再說,可見她眸色微微祈求。

  這嘴是怎么也張不開了。

  生的太好了,都不忍心苛責她!

  搖頭,“罷了,你這個小丫頭性子的執拗我算是領教了,我只盼你記得你剛才說過的話,我也不念你了,你睡吧,晚飯我來叫你。”

  也不用蘇宓用,自顧自的下樓了,一邊下樓還一邊想,哎,怎么自己就生不出這么水靈的丫頭呢?蘇家兩口子容貌也不出眾,怎么蘇宓就生的這般好呢,一點都不像農家的姑娘,比縣城里的姑娘還好看咧。


更多股票配資 相關推薦
精彩推薦
云南快乐十分-快乐十分大小走势图